所有人都相信,宁缺便是宣威将军林光远的儿子,当年灭门惨案的遗孤,在世间蛰伏多年,终于进入书院一朝得势,便要展开血腥的复仇。甚至皇帝陛下和夏侯,以至书院后山很多师兄师姐都相信这个传言。我在刚开始追剧是也一直因为他是将军之子,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身份,因为几乎所有的复仇都是“被夺走皇位的王子远走他乡,然后回国复仇,被奸臣陷害的大臣家逃出了一位少爷,多年之后他考中状元,得到陛下恩宠,然后重新翻案,大侠一夜之间满门灭门,逃出来的儿子练就绝世武功杀了所有仇家”。

《将夜》这部剧再次给我一个惊喜,就像宁缺说的:“可为什么每个复仇故事的主角都必须是王子?难道门房和婢女生的儿子就没资格复仇?”是啊,为什么成功的人一定是要家里有矿,他爸是李刚呢?农民的儿子难道就没有资格成功吗?

宁缺抬起头来,看着众人问了三个问题。

“为什么你们都以为我是将军的儿子?”

“我为什么一定要是将军的儿子?”

“为什么你们都希望我是将军的儿子?”

为什么所有人都期望他是将军之子呢?其实我也是这样期望。“书上都是这样写的,人们都是这样想的,我知道这不能怪任何人,任何自怨自艾的情绪都很白痴,但我依然很厌憎这种想法。”或许我们总是幻想着主角有一个强大的背景,耀眼的光环,打着正义旗号,这其实这是是国人的一种长期自卑心理,总觉得只有那些名门之后才会有非凡天赋,卓越才能,只有他们才有资格报仇雪恨,我们农民的儿子就一生平凡,掩藏仇恨,苟且偷生。

“宁缺的父亲不是宣威将军,不是校尉,不是属官,甚至也不是文员,他只是将军府的门房,而且是二门的门房,便是连门包都拿不到多少,“她的母亲自然不是将军夫人,她只是一个出身低贱的婢女,虽然她喂过少爷奶,可以出入后宅,但她依然只是一个婢女。”宁缺就是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,身份不比我们高,天赋也不行,气海雪山一窍不通,但他仍然凭借自身努力成为了名震天下的书院十三先生,唐国的守护者。

很多电视剧中,皇朝被灭,皇子和下人的儿子互换衣物,替皇子去死;忠臣满门抄斩,忠仆将自己的儿子送上断头台,留下忠门之后,每次看到这,我们总是被主仆之情,忠臣之义所感动,却从来没有管过那下人的儿子何其无辜,“凭什么将军的儿子要活着,门房的儿子就要去死?”我们口口声声说着众生平等,为什么富豪高官出车祸,人们只关心富豪高官的死活,却从来没人问过司机是死是活,难道我们就注定低人一等,注定要为他们陪葬,还要表现的无怨无悔,大义凛然,究竟凭什么?

宁缺或许是挑战中国千年传统的第一人,

“凭什么书上怎样写,我就要怎样做?”

“凭什么将军的儿子要活着,门房的儿子就要去死?”

“凭什么我要去死?”“我只是一个门房的儿子“

“但我要活着”“我要活下去。”

于是宁缺在管家试图骗我脱下衣服、他去拿那把柴刀的时候,我抢先把柴刀拿到了手里,杀了管家和少爷,此事暂不论对错,在生死面前做的一切决定,我们都没资格去评价它对与错,你觉得呢?欢迎下方评论,宁缺究竟有没有资格杀夏侯呢?

首页社会